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財經要聞

財經要聞

M1“異常”推高資產價格

發布日期:2016-06-29 15:36:05

    宏觀環境“負利率”的出現或市場對其出現前的強烈預期,提升了市場參與者持有貨幣的意愿,使得貨幣的投機和交易需求大幅增加,從而在貨幣層面導致M1增速異常(超過M2),在資產層面推高了以房地產為代表的資產價格,在通脹層面推高了物價指數。

    近日,央行公布2016年5月金融統計數據,其中最引筆者關注的就是M1(狹義貨幣)同比增速高達23.7%,連續3個月處于22%以上的高位,且與M2(廣義貨幣)同比增速的背離越拉越大。由于構成的不同和貨幣創造的原理,歷史上大部分時期,M2的增速都是高于M1的。因此,除了春節等特殊時期以外,M1增速連續高于M2的時期都可以被視為“異常”,值得特別關注。而本輪M1增速的“異常”,是從2015年10月開始的,兩者間的差距也從去年10月的0.5%快速擴大至今年5月的11.9%。那么,這種“異常”疊加了什么經濟現象,其深層次的原因又是什么?

    M1“異常”伴隨樓市“繁榮”

    通過觀察,筆者發現本輪M1增速的異常時段,與房地產市場從去年四季度起快速回暖甚至部分地區出現過熱的“繁榮”時段高度吻合。2015年10月,M1增速開始超出M2,而從統計局公布的70個大中城市二手住宅價格指數來看,也正是從這個月開始,同比增速擺脫了連續13個月為負的萎靡態勢,開始轉向正值,到2016年5月同比增速達到4.6%,8個月的平均增速為2.34%,而此前連續12個月的平均增速僅為-3.71%。其中一線城市二手房價格指數表現更為迅猛,以2015年10月為基準,從前12個月3.59%的平均增速,猛增至隨后8個月的平均27.35%。

    追溯歷史,從70個大中城市住宅價格指數開始公布的2005年7月起,還有兩段M1同比增速連續高于M2的時期,分別是2006年12月到2008年4月和2009年9月到2010年12月,而這兩段歷史時期也恰好契合了當時樓市的快速發展時期。在前一段17個月的時期里,70個大中城市二手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從4.2%增長到11.9%的最高點,平均增速達8.1%,其前12個月(2006年12月之前)的平均增速僅為5.3%,而在M1“異常”結束后的12個月里,該指數平均增速僅為2.35%。在第二段16個月的時期中,70個大中城市二手住宅價格指數平均同比增速為6.86%,前12個月和M1“異常”結束后的12個月該指數平均增速分為僅為0.98%和2.85%。

    通過對以上三段M1增速超出M2時期的觀察,筆者發現其總是伴隨樓市繁榮的景象出現,連續的“偶然”背后一定存在必然。

    同時,將三段M1“異常”時期與物價指數結合觀察,不難發現,除了伴隨樓市繁榮之外,還有通脹抬升的現象出現。在這三段時期內,CPI指數同比增速都出現了不同幅度的上升。

    原因分析:“負利率”推動

    M1增速超越M2的主要構成原因來自于非金融業活期存款增速的大幅上升,部分源自M0增速的小幅提高和機關團體活期存款占比的提高,同期還伴隨著住戶活期存款增速的快速上升。以現金和活期存款為主體的M1增速的提高主要體現為市場對貨幣需求的提升,而根據凱恩斯的流動性偏好理論,貨幣需求可以分為交易動機、預防動機和投機動機。前兩者主要是收入的正函數,但同時也是利率的反函數,實際利率越低、資產收益率下降、持幣成本相應減少時,對貨幣的交易需求就會相應增加;投機需求則是典型的利率變化的反函數,利率越低,投機需求越高。

    眾所周知,2015年央行降息5次,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從2.75%降到1.5%,計入價格指數的影響,實際利率已為負值,步入“負利率”時代。而最后一次降息正是在10月,也就是本輪M1增速正式超過M2的月份。這很好地解釋了本輪存款活期化導致的M1“異常”及其疊加的樓市“繁榮”和CPI指數上升的原因:由于經濟位于下行周期,出于穩增長防風險的需要,央行連續下調了基準利率,而實體經濟不振疊加降息的影響造成了金融體系資產收益率的大幅下降,大幅降低了市場和民間的持幣成本,提高了貨幣的投機需求和交易需求,其具體表現形式就是存款的活期化。而在2015年中期股市連番出現大跌的情況下,在政府連續出臺了多項房地產提振政策的背景下,投機需求轉戰沉寂了幾年的房地產市場,房地產市場成為投機和交易資金主要的蓄水池,從而造就了新一輪的樓市“繁榮”。同理,受到資產價格上漲的帶動,在投機和交易需求的推動下,物價指數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上漲。

    而前兩輪M1增速“異常”的時期,也同樣適用于這個解釋。發起于2006年12月這一波的M1增速“異常”,彼時1年期基準利率是2.52%,處于當時的低點,而對應的CPI指數剛剛抬升至2.8%,也處于“負利率”產生的初期。步入2007年,由于當時的經濟處于高速發展階段,通脹率出現迅猛抬頭,央行也步入了加息周期,但基準利率始終低于通脹指數,整個M1“異常”時期都處于“負利率”時代之下,與當前的狀況高度一致。而起步于2009年9月的這段M1增速“異常”,則有少許不同,當時國民經濟正處于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后的低谷,出口大幅下滑,通縮蔓延數月,所以雖然彼時的人民幣1年期基準利率處于2.25%的階段最低點,但CPI指數處于由通縮轉向通脹的過渡時期,剛開始的幾個月實際有效利率仍然為正。而后在“四萬億”刺激計劃的推動下,我國經濟高速發展,通脹快速抬升,步入2010年,“負利率”時代再臨,即使央行再度步入了加息周期,也沒能止住“負利率”時代的繼續延伸。至于為什么此次M1“異常”要略早于“負利率”的出現,筆者分析是在“四萬億”一攬子計劃的推動下,經濟好轉迅速,市場對通脹迅猛抬頭的強烈預期所致。

    綜合上述分析,我們可以初步推斷,宏觀環境“負利率”的出現或市場對其出現前的強烈預期,提升了市場參與者持有貨幣的意愿,使得貨幣的投機和交易需求大幅增加,從而在貨幣層面導致M1增速異常(超過M2),在資產層面推高了以房地產為代表的資產價格,在通脹層面推高了物價指數。M1“異常”時期通常完全或部分疊加在“負利率”之內,但它結束的時間要比負利率時代更早。

天天中彩票谁中了60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