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財經要聞

財經要聞

專家建議結構性策略應對債務風險

發布日期:2016-06-29 15:38:09

    當前我國總體債務水平和總杠桿率并不高,但杠桿率上升較快,尤其是非金融部門的杠桿率較高。專家認為,當前所面臨的結構性債務風險要以結構性策略應對,需大力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改變以間接融資為主的融資結構。在去杠桿上,可調整不同部門之間的杠桿分布,降低企業部門杠桿水平。此外,債轉股須跟企業的結構性調整和相應改革相結合,同時對改革主體加以區分。

    從結構上優化杠桿分布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元春表示,在債務高度累積過程中有兩個特點:一是大量國有企業債務率過高,由于目前政府的投融資體系對國有企業有制度等偏向,導致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上漲過快;二是通過大量銀行貸款和政府投入對一些產能過剩行業進行了補貼性投放,導致這些行業債務率進一步提高,并且使我國非金融性國有企業債務狀況和企業盈利狀況出現完全不匹配的結構性問題。

    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認為,為妥善緩釋我國當前面臨的結構性債務風險,必須運用結構性的策略加以應對,大力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鼓勵企業通過股權融資,改變以間接融資為主的融資結構。當前企業部門杠桿率過高,過分依賴于債權、信貸融資嚴重影響了企業經濟效率,因此,改變商業銀行為主導的金融體系和間接融資為主體的融資結構至關重要。

    我國作為新興經濟體成員,杠桿率約為265%,達到了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潘向東表示,去杠桿的主要目標應聚焦于非金融企業部門里資產負債率高的相關行業的僵尸企業。僵尸企業占用了大量社會資源,但效率極低,應當采用市場化手段淘汰落后產能,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釋放金融資源為戰略新興產業、民營企業與中小企業服務。

    招商證券研究報告認為,要從結構上優化杠桿分布。一是調整不同部門之間的杠桿分布,也就是杠桿轉移,提高政府和居民部門杠桿水平,降低企業部門杠桿水平;這也是發達國家經驗的一種借鑒,金融危機后的美國政府部門加杠桿,吸收了居民部門和金融部門的高杠桿。二是企業部門內部的杠桿調整,針對不同行業的特點,順應經濟周期,對不同行業有扶有控,實現去杠桿的目的。

    債轉股需對改革主體加以區分

    根據社科院統計數據,截至2015年底,我國非金融企業部門杠桿率為131%。此前,發改委財政金融司副司長孫學工表示,在當前情況下開展市場化債轉股有多方面積極作用,特別是對降杠桿和企業降成本,目前政策仍在研究過程中。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高級宏觀分析師王靜文認為,債轉股推行的難點在于銀行方面并不是很積極。政府對債轉股表示要市場化和法制化,但權威人士在訪談中是持保留態度。如果債轉股要真正發揮作用,還需看企業和銀行雙方意愿,要實現真正的市場化。當然對于經營前景較好,只是暫時遇到經營困難的企業。銀行或有一定意愿來支持企業渡過難關,通過債轉股的方式來降低它的財務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劉元春認為,并不是任何企業都適合債轉股。有些企業確實需要破產和完成市場出清,為有價值的企業騰出市場空間。同時,劉元春表示,債轉股必須要跟企業的結構性調整和相應改革結合起來,通過資產重組、產能重構、治理體系的完善等舉措。在債轉股的過程中,應讓第三方大量介入。目前由銀行來主導債轉股的模式仍存很多問題,因此介入一些專業資產公司很有必要。

    此外,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杠桿率、債務率并不是企業的核心問題,從本質看,關鍵是債務背后所對應的基礎資產質量究竟如何。無論是間接融資還是直接融資的比例高,都是市場自然競爭所形成的結果。目前需要解決的是過度投資、重復投資、盲目上架的問題。如果用降低債務率來解決企業經營問題,恐怕實施效果并不好

天天中彩票谁中了604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