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中心 > 財經要聞

財經要聞

加強信貸逆周期調整 支持民間投資發展

發布日期:2016-07-06 16:50:45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做好民間投資有關工作的通知》,提出八條意見與政策措施,以進一步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激發民間投資潛力和創新活力。

    在金融支持民間投資健康發展方面,提出要著力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近年來國務院連續出臺一系列措施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取得了積極成效。但融資難融資貴依然是民營企業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如貸款中間環節多、收費高、難度大,以及一些銀行惜貸、壓貸、抽貸、斷貸行為,這除了經濟下行壓力下銀行內部自身風險偏好收緊的因素外,信貸結構逆周期調整機制缺失可能會是一個重要的原因所在。

    信貸逆周期調整與民間投資的邏輯關系

    金融機構存在順周期經營傾向,除了人類無法克服“趨利避害”的動物本性之外,金融監管指標、業績考核和內部追責機制都暗示和鼓勵了金融機構回避風險的偏好,這是全球范圍內金融機構經營的普遍共性,本身無可厚非。

    但金融機構順周期經營往往意味著經濟周期加劇波動。這主要是因為信貸結構引導社會資源流動,社會資源結構變化投射到宏觀經濟,則形成經濟周期波動。特別是在我國以信貸為主的社會融資結構中,金融機構順周期經營傾向,必然不利于形成有助于緩解民營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和融資貴的環境。相當部分金融機構在民營中小微企業融資與服務方面,還存在事實上的所有制歧視。且現行以抵質押物為核心的信貸經營文化,更是將抵押物欠缺的民營中小微企業置于更加不利地位。其背后實際上是金融機構對民營中小微企業的風險態度和貸款追責機制的深刻反映。

    民營企業活力又是社會經濟轉型發展的動力源,也是經濟企穩回升的堅實基礎,客觀上需要金融機構進一步改善對民營企業的融資服務。這些情況表明,只有改變當前信貸投向向國有企業、大中型企業、房地產企業集中的態勢,建立信貸結構逆周期調整機制,才有可能引導金融機構在經濟下行期間大力扶持有發展潛力的民營中小微企業,推動民間投資健康增長。

    信貸結構逆周期調整

    機制建設嚴重滯后

    信貸結構調整貫穿于宏觀經濟周期。在這個過程中,少數銀行加強行業、客戶分析,在行業發展和企業經營拐點來臨前及時收縮信貸投放,保持了信貸資產質量的穩定。但對多數銀行來講,還沒有認識到信貸結構逆周期調整機制的重要性。最近幾年我國鋼貿貸款風險集中釋放,與多數銀行未建立信貸結構逆周期調整機制密切相關。雖然信貸結構調整不僅貫穿于宏觀經濟周期,而且也貫穿于商業銀行日常經營。但信貸結構調整長期穩定性與基層經營單位業績考核短期性存在一定矛盾。且商業銀行信貸經營模式和信貸產品創新易被競爭對手模仿,市場同質競爭激烈,導致商業銀行信貸資金對特定行業和特定產品的投入過度集中。近年來,金融機構普遍加大了對房地產業的融資支持,導致房地產金融風險高度聚集,客觀上必然相對減少了對民營中小微企業的扶持力度。

    布局民營企業融資市場

    前瞻性布局民營企業融資市場,推動宏觀經濟企穩回升。

    一是金融機構需建立逆周期信貸結構調整機制。毋庸置疑,民營企業經營活力將是我國宏觀經濟企穩回升的堅實基礎。無論是出于自身經營穩健性考慮,還是推動經濟穩定增長,都需要金融機構改革信貸經營文化,建立逆周期信貸結構調整機制,就是要求信貸結構調整要貫穿于一個完整的經濟周期;信貸結構調整力度總體保持穩定,不以經濟周期不同階段而出現過大波動;信貸結構調整方向與經濟結構轉型方向保持基本一致,實現金融與實體經濟之間契合度的持續上升。

    二是金融機構提前做好增量信貸資源戰略布局,深度介入民營企業融資市場。增量信貸資源戰略布局是關系到商業銀行未來幾年能否有效提升信貸經營競爭力的關鍵。在宏觀經濟上行期,商業銀行增量信貸資源布局往往不存在問題,但大多投入到產能膨脹行業或運行過熱產業。而在宏觀經濟下行期,商業銀行增量信貸資源缺乏投向指引,加上風險偏好回落,導致信貸投放難度顯著增加。因此,在當前宏觀經濟金融環境下,需要引導金融機構消除對民營企業的歧視性條款,加強對民營企業盈利模式和增長潛力的分析,在風險可控前提下,鼓勵金融機構開發和創新針對特定民營企業的融資產品與服務,挖掘民營企業融資市場潛力。

    三是加強政策指引,消除民營企業融資障礙。金融管理部門根據行業發展不同階段融資特征以及對信貸資金需求規模,引導金融機構及時研究推出適合民營企業的相關金融服務產品。比如在行業發展初期,需要股權融資,可以通過私人理財資金的介入提供股權融資服務;在行業發展成長階段,需要擴大規模,則信貸資金以項目貸款形式介入;在行業發展成熟期,需要優化融資結構,則可以通過流動資金貸款和債券承銷服務來滿足民營企業對多元化融資的需要。

    四是進一步強化民營企業融資支持。應賦予金融管理當局必要手段與工具,督促金融機構加大民營企業融資支持,平衡好經營業績與信貸結構調整目標的關系;引導金融機構適當提高民營企業融資在基層經營單位業績考核中的權重,切實做到“三個不低于”,即對小微企業貸款增速不低于各項貸款平均增速、小微企業貸款戶數不低于上年同期戶數、小微企業申貸獲得率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天天中彩票谁中了604万